最新消息:深同网-感谢一路有您的支持!

澳大利亚也玩公投,果然又“撕裂”了

资讯速递 szgay 297浏览 0评论

“我已经很久都没和他一起吃晚餐了。他太忙了,还总傻傻地以为自己幼稚的行为能够改变这个国家。我是抵制这项公投的,它不仅不会让我们离平等更近,还会让我们的处境变得更糟。”皮特一边慢条斯理地喝着咖啡,一边吐槽着他的同性伴侣凯文。

让凯文如此忙碌奔走的,正是于上周四(8月24号)截止注册的澳大利亚同性婚姻合法化公投。这个备受瞩目的公投注册时间持续两周,公投结果将于今年11月15日公布。

澳大利亚政坛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争论自2013年以来从未停歇。2013年4月,新西兰国会针对同性婚姻合法化进行投票,并以77票支持,44票反对最终通过了这一议案。邻国的巨大政治事件让澳大利亚无比震惊,国内左翼政党和自由人士开始对同性婚姻合法化进行游说。

同年10月,澳大利亚首都特区通过婚姻平等法,认可同性婚姻在该地区合法。然而这一政策遭到了时任总理托尼·阿伯特的强烈反对,他表示将通过合法渠道废止该法案。短短两个月后,联邦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化应由国会决定,地方无权自行立法,首都特区这一法案因此被彻底废除。

2015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决定再次深深刺激了澳大利亚人民骄傲的心,众多LGBT组织和自由人士开始在澳大利亚上下奔走,希望澳大利亚也能尽快通过相关立法。

事实上,整个澳大利亚对于LGBT群体和同性婚姻的态度相当宽容,诸如新南威尔士州、昆士兰州和首都特区政府都承认同性伴侣的事实同居关系,社会上也不乏各类支持LGBT的组织和运动。悉尼每年3-5月都会在市中心举行著名的同性恋大游行,据统计,今年3月的游行共有超过50万人围观。

然而,与众人的期待相悖,本应受到LGBT人群热烈欢迎的公投在澳大利亚却遭遇滑铁卢,多个婚姻平权组织和LGBT团体公然表明反对立场,并联合呼吁人们抵制公投。反对党工党及部分学界人士也大呼此项公投劳民伤财,且“没有任何意义”。究竟是怎样的公投如此饱受诟病,在社会上惹来诸多非议?

“与其说这是一场公投,不如说明白些,这仅仅是一次民意咨询。”在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工作的杰斯(Jess)认为这场公投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本次公投为公民自愿注册,政府寄送选票的邮寄公投。其自愿非强制的性质意味着公民不仅有权选择是否参与投票注册,更有权选择是否将手中的选票寄回统计局。从形式上来看,本次公投实际上只是政府就某一社会重大议题征询民众建议的工具,其结果也只具有参考性质,而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即使最终投票结果显示绝大多数人支持同性恋合法化,该议案也不会自动启动立法程序,而仍需要议员以个人名义向国会提案。

杰斯甚至觉得这场公投从一开始就是政府转移民众视线的一个卑劣的小伎俩,“这不仅伤害了人们的感情,更让人觉得政府太没有担当。”不少澳大利亚人都认为公投是现总理特恩布尔挽回支持率的一个政治手段。

根据最新Newspoll民调显示,澳大利亚选民针对目前执政的联合党(自由党与国家党联合)的支持率不断下滑,联合党内部对于公投的公开争执也使民众对其支持率在过去两周内下滑了2个百分点。“特恩布尔只是想提升自己在党内的影响力,获得更多支持以稳固自己的权力。”杰斯评价道。

对于此次公投,澳大利亚社会分裂成两个阵营,支持与反对。一直为同性婚姻合法化奔走游说的支持者罗德尼表示,“一项关于5000名LGBT人群的民调显示,约有15%的人支持联合抵制此次公投,但也有超过半数的人愿意‘为呼吁投票’而上街游行。”

皮特的同性伴侣凯文认为,“爱就要大声说出来。追求婚姻平权是人类的一项重要的生存权利。”他与皮特相爱已经5年,两人都认定对方是自己的终身伴侣。“尽管有人说这项公投没什么用,我们仍然要借此表明自己的立场。我想告诉更多人,追求幸福没有错。”

前总理托尼·阿伯特也在媒体上呼吁人们去投票,只不过他一向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在注册日期截止前,他还为澳大利亚媒体《澳大利亚人》撰写专栏文章《我为什么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开篇即写道,“同性婚姻是个棘手的话题,它在家庭之间、政党之间乃至个人之间都造成了分歧”,并呼吁澳大利亚公民“不要被政治正确裹胁”,“如果你不支持同性婚姻,就应该去投反对票”。

在澳大利亚,反对同性婚姻的主要有保守政客,宗教团体,如天主教和伊斯兰教组织,还有传统人士。他们认为婚姻的正确结合形式是男人与女人,而不是在两个同性之间,这不仅有悖伦常,还会影响社会和谐。

呼吁人们在公投中投赞成票的游行(图片来自Facebook)

与这些有着各自利益诉求的公投支持者不同,许多LGBT群体和自由人士、知识分子都选择联合抵制这项公投。他们认为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社会影响上,这场公投都是弊大于利。

“从2015年以来,多次民调结果早已证明,澳大利亚绝大多数公民都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政府没必要再弄这个咨询公投。这除了劳民伤财,浪费纳税人的钱外没有任何作用。”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上班的媒体从业者萝拉(Laura)在自己的Facebook上呼吁大家不要去投票,因为这会间接损害自己的利益。政府此前预计,本次公投将花费1.22亿澳元。

而更多LGBT人群考虑的还是自己及整个群体的处境。“这项公投就是在激化两派间的矛盾。投同意票的人要拉票,反对阵营的人也会开展宣传。你看看这些报纸上的画都在抹黑些什么!”皮特指着桌上一份印着“停止同性恋!”宣传画的报纸怒气冲冲地说道。

这一巨幅传单上画着两个男人正试图用象征着“同性恋”的彩虹皮带对儿童实施暴力,旁边配字写道:“由同性家庭抚养的孩子,92%被虐待,51%患有抑郁症,72%患有肥胖症。”

反LGBT群体的宣传画(图片来源:Facebook)

皮特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LGBT群体及反LGBT阵营在公投期间的冲突日益白热化,甚至激发了双方对彼此的仇恨。澳大利亚工党领导人Bill Shorten也曾对这一影响表示担心,他认为“反对LGBT”阵营的宣传拉票活动可能会让同性恋者备受折磨,甚至迫使年轻的同性恋者自杀。

尽管这些公投反对者们都并不关心投票的最终结果,但他们对澳大利亚同性婚姻的未来却抱有希望。“无论如何,同性婚姻合法化都是未来的趋势。”在悉尼大学公共政策学院任教的Christopher Neff博士的研究领域正是LGBTQI群体的政策制定,他在课堂上表示,“所有人都知道澳大利亚的同性婚姻终将合法化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至于这项公投,与其说它是一项能体现公共意志的调查,不如说它是澳大利亚政客间的权力游戏。一个失去样本“全面性”的调查并不能说明人们真实的意愿,即便最终结果是大多数人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也并不意味着这一事件距离成功更进一步。毕竟在一个自由党和国家党占据多数席位的国会众议院,纵然有少数党议员提出该提案,也很难获得通过。

而支持与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两派阵营之间的矛盾,则在公投的背景下被进一步放大和激化。如此看来,本次全民公投带给这个社会的消极意义可能更为严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转载请注明:深圳同志 » 澳大利亚也玩公投,果然又“撕裂”了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