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深同网-感谢一路有您的支持!

陆同志9年蒐集2百桉例 力倡同性婚姻

资讯速递 szgay 268浏览 0评论

孙文麟和伴侣胡明亮相差10岁,两人2014年认识,选在2015年的认识纪念日到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登记结婚,结果是「不予登记」,孙文麟因而向法院提告,最后败诉。图为孙文麟和胡明亮于2016年举行婚礼的照片。(孙文麟提供)中央社记者陈家伦上海传真 106年10月28日

 

中国大陆男同志孙文麟2年前与男友登记结婚遭拒绝,而将政府告上法院;败诉之后,他转而朝推动立法的目标迈进,在中国境内蒐集同志的爱情故事,预计花9年时间蒐集200个桉例。

孙文麟1989年出生,瘦弱、白淨的外型让他在进入青春期时,开始思辨性别这项属性存在的必要。他说,自己不爱运动,当时常被同性告诫男生要孔武有力,然后另一群朋友又告诉他:「不抽菸算什麽男人」。

回想10多年前的「幼稚往事」,孙文麟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句:「我的妈呀」。他渐渐发现,好多人对性别有一定的规范,且每个人的规范都不一样,不只要求自己,还喜欢给别人压力,「性别就像是种表演,我跳出去,不参与了」。

而意识到自己喜欢男生的时间则更早,孙文麟说,5岁就知道自己喜欢男生。当时他家的院子裡来了一名年龄相彷却从没见过的小男孩,他360度、无死角地把这个小男孩瞧了一遍,然后凑近对方耳朵说:「你长得真好看」。

奶奶70岁生日那天,孙文麟在餐桌上向全家出柜,当时亲戚告诉他:「可以开始带女朋友回来了呀」,他却回答:「我喜欢男生」。回到家后父亲踹了他一脚,他回揍父亲一拳,父子俩扭打了4分钟,直到亲戚来劝架。

但他未放弃与家人沟通,而是蒐集更多同性恋的资讯给父母,让父母能从「全见」的角度看待这个议题。孙文麟说,从和父亲打架到现在父亲会倒水给他的伴侣喝,过程花了14年,母亲更在长沙组织组织,鼓励同志出柜。

孙文麟和伴侣胡明亮相差10岁,两人2014年认识,选在2015年的认识纪念日到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登记结婚,结果是「不予登记」。同年底,孙文麟、胡明亮将芙蓉区民政局告上法院,理由是涉嫌「行政不作为」。

孙文麟表示,中国的婚姻法并没有明定婚姻必须由「一男一女」所组成,只要求是「一夫一妻」。他认为,「一夫一妻」并非指「一男一女」的异性恋才能结婚,而是男男、女女、男女都可以结婚,这样才算是没有歧视的。

儘管有专家认为,孙文麟状告政府的象徵意义比实质意义大,但孙文麟说,提告的时候,是抱着胜算的,也期待能胜诉。中国婚姻法并没有明文「一男一女」才能结婚,为什麽不能协商、讲道理、打官司,而要走漫长的立法路?

虽然言谈间流露着挫折与不满,但推动同性婚姻立法是孙文麟目前仅能做的选择。他并反问中央社记者:「妳会要求一个人在喜欢妳之前,他必须先是一个男生吗?」

孙文麟才刚刚踏上推动立法的路,距离蒐集200个同志想结婚的故事,还差197个,但目前光访谈3个桉例就已经让他走了5090公里的路,包括从长沙往返北京,以及从长沙往返上海。

他说,换算了一下,200个桉例大概要花9年时间。此外,孙文麟也会到台湾交流,被询及台湾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经验对中国的影响,他笑了笑说,可借鉴的地方很有限,毕竟台湾民众与政府的管道还是比较畅通的。

但孙文麟表示,中国政府、民间对同志的态度也不断在推进,目前中国司法界、共青团对同性婚姻态度较为中立,广电总局则是铁板一块。先前他为了结婚而奋斗的新闻,虽被湖南的宣传部门封杀,但其他省市媒体则「协力」发出。1061028

转载请注明:深圳同志 » 陆同志9年蒐集2百桉例 力倡同性婚姻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